又被问会不会戴口罩 特朗普:若觉得戴口罩重要会戴


1月29日,美国新冠任务小组正式建立,主要任务是聚焦边界管控等问题——应对从中国撤回的人员。1月31日,美国正式宣布将限制非美国公民从中国入境美国。这也是特朗普至今最“引以为傲”的一项防控措施。

尽管卫生部门的官员早就行动起来,但直到1月18日,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·阿扎才有机会给特朗普打电话,“实质性报告”疫情情况。阿扎与特朗普的关系一般,他告诉多名副手,总统认为他“大惊小怪”。

那些做得最差的国家,美国肯定是其中之一。然而特朗普总统的支持率不降反升。不仅他,在抗疫搞得同样很差的英国,首相约翰逊的支持率升得更快。报道说,在10个“大型民主国家”,自疫情暴发以来,领导人的支持率平均上升了9个百分点。这是很大的增幅。

基辛格在文章中指出,目前美国民意分化,必须有一个有效率、有远见的政府来克服当下在规模上和全球范围内“前所未有”的困难,因此维持公众的信任对于社会团结、社群关系和国际和平稳定是至关重要的。

首先,增强全球对于传染性疾病的适应能力。此前包括根除天花、研发脊髓灰质炎疫苗等技术成就使得人们陷入自满情绪。我们需要开发新技术和科技控制传染,研发相应的疫苗。各级政府也应该随时准备,通过储备及科技前沿技术保护人民。

他说,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规模是空前的,其传播是指数级的:美国的病例数每5天就翻一番。在这种情况下,没有治愈的方法。医疗供应也不足以应付不断扩大的病例数。重症监护病房已经到了不堪重负的边缘。检测量不足以确定感染的程度,更不用说逆转其蔓延。成功的疫苗可能需要12到18个月。

1月21日,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。两天后,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“封城”的严厉举措。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:“这好像是哇的一声,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”。

“这就是个笑话。”一名参与采购协商的美国官员说。

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,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:或者惜命待在家里,或者无所谓,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。不像中国,出了大灾难,政府真的要担当,实质性领导抗灾,保护人民。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,政府做的稍有闪失,公众群起声讨,政府也非常在意,迅速就要做出调整。

CDC于1月8日发出第一个针对新冠病毒的公共警告,但直到1月17日,才开始在洛杉矶、旧金山、纽约等地的机场检测从武汉抵达美国的乘客。